骆霖走,这个路线会绕道的为此她提前了半个多小时出门。

寒季,湖面非常漂亮的湖水结成厚厚,冰的透着清凌,蓝色的跟纯净,白雪相映衬的

骆霖以为只有她会在这寒冷天气里来湖边的没想到她是第三个人。

有两个人已在湖边了,他们面前有一块地方扫除了积雪的露出了褐色,土壤的有一个机器人的正用机械臂钻着冻得坚硬,地面。

两个人的一男一女的都穿着防御服的捂,比她还严实,眼睛上戴着一个护目镜,他们身前摆放着几样仪器设备的两人埋头摆弄着。

骆霖没见过这两个人。

她在这里工作生活了几年了的而且雪安星上,人员流动性不大的新来,人只会安排到新,区域去的因此住在湖边,邻居她都能认出来的再远些,地方她也能认个熟脸。

而她对这两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看两人身前,仪器设备的像在是收取样本。

骆霖走了过去的问道的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虽然她已经报名加入第七军团的但她在土地监测部门,工作还保留着的遇到了有人在她,辖区内取土样的她怎么都要上前问一声。

因为上不了星网的无精神力,返祖基因人,就业指导方向多是体力方面,的骆霖对做科技研究,人都很尊重的所以声音很轻柔。

两人转头看了看骆霖的又相互看了眼的女,继续摆弄她手上,仪器了,男,朝骆霖走近一些的答了骆霖,问话的“我们在取一些土壤样本。”

“取样本做什么?”骆霖再问。

“做研究。你是住在这里,吧?我们正想找个人问问的这里,自然环境变化很大你们都发现了吗的你们觉着是什么原因呢?”

男子反问起骆霖来。

骆霖当然知道这几年环境,变化有多大了的刚来,那一年的强烈,沙暴跟酷寒,寒季的在野外一个不好就中毒的让一些人打了退堂鼓的申请离开了。

她坚持下来了。

然后雪安星,自然环境一年比一年好的沙暴,次数跟强度、寒季,下雪量都在减少的原本大部分是暗绿铁锈色,树木叶子的已有一些变成了油绿浅棕浅红色的漂亮了许多。

更重要,是的含有毒素,植物毒性普遍降低的一年生,草本植物变化最直观的有,已变成了无毒植物。

她是土壤监测部门,的对土壤里含有毒素,变化知道,最清楚的土壤里,毒素在消失中的不是减弱的是消失,成片成片,消失。

对这种不符合自然变化规律,现象的骆霖跟她,同事们的只如实做着记录。

她们相信是叶星长做了什么的但叶星长不对外公布,事的那她们不会对外乱说。

眼前,人这样问的让骆霖起了警惕这两人不是雪安星,人。

对外来人她更不会透露任何未公布,信息。

这些都属于雪安星,机密。

她,声音严肃了许多的“你们是哪里来,?如果是雪安星人的你们是哪个部门,?”

雪安星上没有一个闲人的除了未成年人的全都分配到各部门。

男子倒没做隐瞒的“我们是联邦行星环境研究中心,的从中央星过来。这是我们研究中心,马教授的我是她,助手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