趁着曾霖被众人拖住之际,任枫将逐日之靴催动到极致,以神识都无法捕捉的速度朝着龙虎门两名人仙境初期长老冲了过去。

临到近前,他将九阴拂尘催动到极致,大量的血色丝线激射而出,朝着两人袭去。

这一幕来的太过于突然,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,两人根本来不及多想,仓促间各自祭出了自己的防御法器。

“紫薇炎火术!”

“神庸冥火术!”

任枫接连释放两道火焰,凝聚为两只巨大无比的火龙,它们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,分别朝着两名长老袭去。

轰隆隆!

巨大的爆炸声响起,这两名长老仓促之间进行防御,其防御法器的威力根本不足以完全发挥出来,是以被火龙直接洞穿,血色丝线通过缺口,分别命中了两人的身体。

砰砰!

两道轰鸣声响起,两名长老的肉身炸裂开来,化为了两团血雾,他们的魂魄还未飞出,便被任枫直接斩杀。

此时,场上的龙虎门修士,便只剩下曾霖和那名身穿黑袍的人仙境中期修士。

看着这一幕,那名黑袍修士脸色大变,他心里有着无尽的恐惧。

虽然任枫只有仙人境后期的修为,但却接连斩杀了数名人仙境初期修士,这令黑袍修士完全丧失了对阵任枫的勇气,他此时只有一个念头,逃得离任枫越远越好。

抱着这样的想法,黑袍修士头也不敢回,全力催动遁速,朝着曾霖飞奔而去。

在黑袍修士看来,此时只有曾霖身边还算是安全。

“这群废物!”

曾霖的脸色异常的难看,他怎么就想不明白,一群人仙境修士怎么就被任枫如此干脆利落的击杀,原本是形势大好的局面,如此便变得岌岌可危起来,而这一切都是拜任枫所赐。

虽然心里恨不得将任枫碎尸万段,但曾霖此时却无法腾出手来,面对天机门众人疯狂的进攻,他只能疲于应对,而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反击。

另一边,任枫没有任何的停歇,便朝着黑袍修士展开了追击,有逐日之靴在,他很快的便追了上来。

“紫薇神庸术!”

任枫暴喝一声,释放出两道炽烈无比的火焰,它们迅速的融合在一起,凝聚成一条金红色的火龙,朝着黑袍修士袭去。

“该死,这个小子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接连动用如此强大的火系法术?”

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强大气息,黑袍修士脸色异常的难看,按照正常来说,想要在短时间内接连催动同属性的法术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然而任枫却打破了他的认知。

其实任枫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,乃是因为他体内有着火属性本源之力的缘故,只要有足够多的阴阳之气,任枫便可以不间断的施展火属性法术。

形势紧迫,根本容不得黑袍修士多想,他当即在自己的身后布下了一道冰墙,企图将任枫的进攻挡下来。

轰隆隆!

火龙轰击在冰墙之上,爆发出惊人的威势,两股能量交织膨胀,最终,火龙靠着余威将冰墙撞破,少量的火焰命中了黑袍修士的肉身,后者发出凄厉的惨叫声,疯狂的催动体内的灵力将其扑灭。

趁着这个功夫,任枫欺身而上,手上九阴拂尘向前递出,大量的丝线贯穿了黑袍修士的肉身,将其重伤。

“啊!!!”

剧烈的疼痛令黑袍修士发出一道惨叫,他想要向后退去却已经晚了,任枫当即便要催动体内的阴阳之气将其绞杀。

就在这时,曾霖将众人的攻击挡了下来,而后,他祭出了一柄长剑,朝着任枫狠狠的抛掷了过去。

“天鹰剑,去!”

话音落下,长剑携带着排山倒海之势,朝着任枫激射而去,任枫对此不管不顾,将大量的阴阳之气灌注于九阴拂尘之中,黑袍修士被直接击杀,化为了一团血雾,弥漫在空气中,其神魂也被任枫直接斩杀。

与此同时,天鹰剑命中了任枫的后背,金甲之盾此时还尚在,金光和剑光交织膨胀,刺目至极,令人眼睛都睁不开。

砰砰砰!

大量的剑光炸裂开来,这使得金甲之盾承受了极大的压力,后者本就是强弩之末,此时忽明忽暗,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任枫心头一紧,这柄长剑之中蕴含有极为恐怖的威势,若是令其突破金甲之盾的防御,他自身怕是会有着性命之忧,是以他疯狂的催动体内的阴阳之气,维持着金甲之盾。

然而,任枫的努力也仅仅只是延缓了金甲之盾的崩溃而已,数秒钟之后,金甲之盾砰的一声巨响,化为了漫天的金光,消失在空气之中。

大量的剑光携带着余威,结结实实的撞击在任枫的肉身之上,不过瞬息之间,便撕裂出数百道伤口,森森白骨都露了出来,看上去异常的可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