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年轻男子的神色不似作伪,任枫眼中的杀气慢慢的散去,他面无表情道:“怕是让道友失望了,在下这并不是什么术法,而是本命神通罢了。”

听到这话,青年男子大为失望:“原来如此,看来是在下无缘了......”

这样说着,青年男子却没有离开的意思,相反,他却在任枫面前坐了下来,这令任枫大为头疼。

若是可以的话,他真想离眼前的男子远一点。

“能和道友在此相遇,也算是一场缘分,自我介绍一下,在下乃是星萝,不知道友怎么称呼?”年轻男子笑吟吟道。

“你就叫我牛头人就好。”任枫面无表情道。

看着任枫冷淡的神情,星萝大感失望,他本来还想询问一下,有关变化之术的事情,现在看来,怕是难以知晓什么。

“真是个无趣之人......”星萝气鼓鼓的嘟囔了一句。

也不知他是为了赌气还是什么,并没有离开,而是走到任枫右侧十几米处坐了下来,开始闭目养神。

任枫微微瞥了对方一眼,心中暗自嘀咕了起来,他很是好奇,对方如何看破他的千灵变的。

就在任枫胡思乱想之际,突然,周围的空间变得动荡起来,一股强大的气息由远及近,这动静惊醒了四周的修士,他们纷纷抬头看去。

只见西侧的天空上,一只巨大无比的灵舟正乘风驶来。

这只灵舟足足有着数百米长,几十米高,在船身的位置,刻着三个大字:天残门!

“天残门这些家伙的出场倒是声势浩大!”

“谁让人家乃是圣冥洲十大门派之一,你我在他们的面前,根本不够看的!”

“这次死亡谷内的争夺,怕是异常的激烈啊。”

看着急速驶来的灵舟,大多数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。

圣冥洲在冥界乃是实力最强之地,而天残门作为十大门派之一,实力更是深不可测,有他们的介入,对于周围的修士来说,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任枫对此则是没有任何的反应,他的目标只是炽火剑罢了,其他的什么宝物,他都没有兴趣,当然,若是顺手弄到几件自然更好,弄不到也没有关系。

灵舟距离众人越来越近,肉眼便可以看到上面的情形,此时的舟头,一名长相阴柔的年轻男子正迎风而战,他眼神睥睨不可一世。

而在年轻男子的身侧,则是有着一名天人境强者,再后面,则是两百名化神境修士,他们身着盔甲,手持刀剑,气势十足。

“一群乌合之众,看到我天残门的声势,便被吓成了这个样子,他们有什么资格来死亡谷,和我们争夺宝物?”看到下方众人的反应,年轻男子撇撇嘴,脸上满是不屑的神情。

“厉和,你万万不可有这样的想法,狮子搏兔,亦用全力,你若是心存轻视,误了咱们天残门的大事,回去以后,掌门可是不会轻饶与你。”那名天人境修士沉声道。

“离长老,你就放心吧,身为天残门少掌门,我若是连这些人都对付不了,干脆买块豆腐撞死算了。”厉和挑了挑眉毛,脚尖一点,身体向前跃出,落到了人群之中。

众人脸上闪过一抹畏惧,他们纷纷向着两边后退,就这样,一条宽阔的道路出现在厉和的面前。

厉和整了整衣袖,龙行虎步,朝着前方行去,看他前进的方向,似是冲着任枫而去。

“这是什么情况......”

任枫在心里嘀咕了一句,他寻思着,自己来到冥界之后,可是除了鬼冥洲之外,再没有去过其他地方,和天残门之间,更是没有任何的瓜葛。

而现在,厉和居然冲着自己而来,这是什么情况?

就在任枫狐疑的时候,厉和快步来到了星萝的身前,微微一笑道:“星萝,你何时来此,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?”

“抱歉,我和道友并不相识,你是不是认错了人?”星萝面无表情道。

“星萝,你这样说让我很伤心啊,你以为自己运用了变化之术,我便认不出你吗?”厉和叹了口气,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。

“你知道吗,你的模样和气息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,我只需要嗅一嗅,便可以找到你。”

听到这话,星萝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和无奈:“厉和,别装出一副深情的样子,你应该知道,本姑娘一向不待见你,还请你离我远一点!”

听到这话,厉和的脸色有些难看,他一向自诩甚高,如今却被星萝当面这样拒绝,心里的恼火可想而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