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快,九九归一阵被摧毁,火球撞击在了灰土剑形成的防御上面。

看着这一幕,帝君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,她仿佛已经看到,三人被火球吞噬的场景,这令她心里升起一股变态的快感。

大仇得报!

然而,这个念头刚刚升起,帝君脸上的表情便凝固住了,顺着她的眼睛看去,发现火球居然被剑盾震飞了出去!

“这......怎么可能?!”帝君眼珠子都凸了出来,一副见了鬼的样子,不光是她,就连任枫几人都是一脸的懵逼。

对于灰土剑的防御能力,任枫早有心理准备,这个等级的法器,必然不是一般的上古异宝可以比拟的,然而他却没有想到,灰土剑竟然如此的逆天,可以将法术攻击反弹出去!

“我想起来了,我想起来了......”另一边,帝君嘴里喃喃自语道。

灰土剑的出现,勾起了她内心深处的一抹记忆,灰土剑乃是由昆仑巅上的一抹混元土锻造而成,后者可以免疫一切五行攻击,是以对于任何五行法术的攻击,都可以将其弹开。

当然,这只是理论上的,当攻击大到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时,灰土剑便无法将其弹开,而以现在帝君的修为,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。

刚才处于失去理智的状态,帝君对于任枫取得灰土剑并没有在意,她现在方才想到,任枫取得了灰土剑,便意味着,他进入到了天女所在的庙宇!

而这,会直接影响到整个天墓的运行,天墓在运行之初,便设定了一个机关,一旦有人闯入天女肉身之处,那么整个天墓便会封闭起来,所有进入其中的修士,都无法出去。

想到这一点,帝君的脸色极其难看。

她原本想着,击杀三人以后,便走出天墓,虽然没了之前的肉身,大不了她出去以后,再夺舍一具便是,哪怕是从头开始修炼,也比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呆着要强。

而现在,任枫的举动,令她的计划全部化为了泡影。

“一群蝼蚁......”

帝君气的浑身发抖,她正要发飙的时候,却看到火球朝着她这边袭来,这才醒悟过来,被灰土剑震飞的攻击,并不会消失,而是攻击它的施法者,这也是灰土剑最为逆天之处。

帝君连忙进行抵挡,一番手忙脚乱之下,才堪堪的将其挡了下来。

看着这一幕,白秋水和折柳都是一脸的震惊,任枫手中的宝剑,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对于法器的认知。

能够将法术攻击震飞出去,已经足够逆天,而这法术攻击,居然会攻击它的施法者,这简直是骇人听闻。

“秋水姑娘,快快进行攻击!”

任枫打断了两人的思绪,现在三人之中,只有白秋水还拥有战斗力,后者将体内的真气催动到极致,一道水龙喷涌而出,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,朝着帝君而去。

这一击,倾尽的白秋水体内所有的真气,胜负成败,在此一举!

“不......”

将自己的攻击挡下来,帝君已经耗费了几乎所有的真气,面对汹涌而来的水龙,她没了任何的应对手段,就连逃跑都来不及,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,水龙将自己的身体所吞噬。

轰的一声巨响,水龙炸裂开来,连笑的肉身直接化为了灰烬,一道虚影逃窜了出来。

“三个蝼蚁之辈,本君和你们拼了!”

帝君状若疯癫,她的计划接连受挫,而眼前的三人便是罪魁祸首,这令她完全丧失了理智,朝着三人扑了过去,企图和三人同归于尽。

砰砰砰!

帝君疯狂的扑打着灰土剑形成的防御,无数道剑气击中了她的灵体,令她痛不欲生,然而帝君却不管不顾,依旧疯狂的进攻。

在这般攻击之下,剑盾居然裂出了一道道的裂纹,有了一丝崩溃的迹象。

按照常理来说,帝君现在的魂魄之力,相较于之前,已经有了极大的衰弱,最多不过是破虚境初期而已,奈何任何的修为不高,他的神识,也不过介于通神境巅峰和破虚境初期之间罢了。

灰土剑的防御能力,和持有者的修为息息相关,而剑盾之前已经抵挡了数次攻击,现在帝君又这般不要命的进攻,是以剑盾才有了一丝崩溃的迹象。

“现在如何是好?”折柳一脸的忧色,他现在已经失去了战斗力,否则,还能够对帝君造成一定的伤害。

“我也不知道,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剑盾,祈祷它能顶住这个疯女的进攻。”任枫叹了口气,没了神罗清心功,对于魂魄这种灵体,他便没了任何的进攻手段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