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任枫小儿,你不过侥幸赢了而已,休想让本后心服口服!”慕容紫萱两眼通红,咆哮了起来。

任枫将龙凤吟和本命法杖收了起来,落到了慕容紫萱的身旁,冷笑道:“你服不服气关我何事,难道你以为我会放你走不成?”

说着,任枫打出一道神识,没入慕容紫萱的识海之中,防止起自爆,而后朝着三眼帝君走了过去。

“清儿,快扶我起来……”三眼帝君咳嗽了两声,在清儿的搀扶下巍巍颤颤的站了起来,“任枫,今日多亏有你,我冥灵大陆才得以逃过一劫,从此以后,冥灵大陆的所有妖修,都任你驱使!”

冥灵大陆的妖修实力并不弱,在众多大陆中排名前列,尤其是蓉儿正在突破十阶,若是成功以后,整体实力更会上升一个台阶。

可以说,三眼帝君这个承诺十分之重。

“帝君言重了,若不是帝君,任枫已经遭遇了慕容紫萱这个女人的毒手,怎么可能活到今日,这也算是我报答帝君之前的恩情罢了。”任枫摇摇头道。

他如此谦虚的态度,引得三眼帝君暗自点头,以如此年龄,便有着雄视天下的实力已经极为难得,更可贵的是,还能保持如此态度,三眼帝君自问都做不到这一点。

“任枫,多谢你了,救了母后还有我的族人。”清儿作势就要对任枫鞠躬,却被后者拦了下来,任枫微微皱眉道:“你这丫头,咱们可是同生死,共进退的情意,你还说这等傻话?”

他语气严厉,但听在清儿的耳中,却极为受用,后者轻轻嗯了一声,美眸闪过一抹异彩。

一旁的三眼帝君见状,在心里叹了口气,她也是过来人了,如何看不出,清儿现在已经情种深种,然而她和任枫之间的关系,却无任何的进展。

一时间,三眼帝君也不知自己该不该后悔,让清儿一直跟在任枫的身旁。

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,耳边传来任枫的问话:“帝君,我看天宫的方向生有异象,可是有人在破境?”

三眼帝君收回了思绪,点点头道:“没错,这乃是蓉儿在突破十阶,看现在的情形,应该是到了最后一步!”

任枫闻言,心中微微有些讶异,蓉儿的修炼速度竟然如此之快,这才多少年未见,对方便已经要突破十阶。

他心中这样想,完全忽略了自身,在那些妖修的眼中,显然他的修炼速度比蓉儿更为恐怖。

这股念头在任枫脑中一闪而过,他收回了目光,看向三眼帝君问道:“帝君,慕容紫萱和天启门的那些修士为何会突然攻击冥灵大陆?”

按照正常来说,胡须男和桃花眼女子飞升之后,慕容紫萱和公孙轩辕应该平分参天海域,而后消化个数百年,提升门派的实力,断然不该四处出击,攻打冥灵大陆才对。

“对于这个,我也是一头的雾水,我原本以为,慕容紫萱乃是为了寻仇而来,但他们一直要将我生擒,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。”三眼帝君的目光落在了慕容紫萱身上,咬牙切齿道:“想要知道具体的原因也很简单,对这个女人施展搜魂术便可。”、

“这倒也是......”任枫点点头,却并没有急着出手,而是开口道:“不过,现在并不急于审讯这个女人,蓉儿姑娘正在突破的关键时刻,为了防止有意外发生,任某就替她护法片刻。”

虽说蓉儿之前对他多有不满,但任枫知道,那知道因为对方怕他欺骗清儿的缘故,其实蓉儿的本性并不坏,这也是任枫愿意为她护法的原因。

“多谢任公子!”三眼帝君大喜过望,若是有任枫护法,蓉儿突破的概率便会大大的提升。

“不必多礼,事不宜迟,我们现在就赶过去。”说着,任枫转头看向颜如君,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。

“颜道友,我先去为蓉儿姑娘护法,咱们等下再叙旧。”

“你去就去,和我解释什么......而且,谁稀罕和你叙旧!”颜如君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其实心里却极为的甜蜜。

任枫能这样和她解释,显然是将她当成了极为亲近之人,否则,以对方的脾气,最多打声招呼罢了。

看着颜如君的样子,任枫无奈的笑了笑,而后一手提着慕容紫萱,和清儿三眼帝君等人一起朝着天宫的方向飞去。

飞行的途中,三眼帝君压制心头的好奇,和九竹寒暄了几句,以她的精明,瞬间便和对方有说有笑起来。

交谈之下,三眼帝君对九竹的好奇心更重了,后者修为奇高,但心性却十分的简单,完全不像是这个修为该有的样子。

......

天宫的后面,有着一处巨大的空地,地面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符文,散发着金色的光芒,璀璨而夺目。

而在符文正中央的位置,蓉儿两腿盘好,端坐其中,她眼睑微垂,身上散发着骇人的气息。

而在她的上空,乌云越来越厚,雷声此起彼伏,越来越多的电弧探出了头来,一副世界末日的场景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