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夜中,任枫抱着程菲妍疾驰,他面无表情,心里却如刀绞一般的疼痛。

都怪自己,如果自己早到哪怕一秒钟,都不会是这样的结局!

而这时,他怀中的程菲妍发出一阵轻微的痛呼声,艰难的睁开眼睛,虚弱道:“任......任枫,我们......这是在哪里,我好冷啊......”

她面无血色,美眸失去了往日的光彩。

任枫心中又是一痛,他柔声道:“你别说话,我这就带你去医院。”

他自然不指望那些医生能帮上多大的忙,只是需要他们配合后续治疗。

“我是不是......快要......死了,任枫......这段时间真的很感谢你,你......帮了我这么多,可我却......一直找你的麻烦,一直想和你说声......对不起......咳咳......”程菲妍咳嗽了起来,鲜血顺着她的嘴唇流出,眼神愈发的黯淡。

“有我在,你绝对不会死的!”任枫低声吼道。

一直以来,他都觉得自己不会对任何女人动感情,但是刚才看到弯刀刺下去那一刻,他整个人都要崩溃了。

不知何时,程菲妍的身影,已经深深的映入了他的脑海。

“任枫,很高兴......认识你......”程菲妍嘴角艰难的扬了扬,想要笑出来,然而追究没有笑出来,眼皮缓慢的合上,呼吸逐渐减弱。

现在的程菲妍,就犹如老旧油灯一般,那弱小的火苗在风中飘摇,不知何时就会熄灭。

看着这一幕,任枫的指甲嵌进了肉里,脸上满是痛楚的神色。

不管如何,自己一定要把她救回来!

只是,从这里到最近的医院,也要十几分钟!

他抬头看去,发现路边停靠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,任枫直接拉开了主驾驶的车门。

李琳琳正坐在主驾驶的位置,她走到这边迷了路,正要用手机导航,车门突然被打开,顿时被吓了一跳。

“是你......”

看到任枫,她顿时愣住了,嘴里发出一声惊呼,任枫却没有打招呼的意思,直接把李琳琳拽到副驾驶上,抱着程菲妍坐在了主驾驶。

“赶时间,对不住了!”

说着,任枫一脚油门,发动机轰响声骤然响起,法拉利犹如炮弹一般,弹射出去。

任枫一路油门踩到底,车速不停的飙升,仪表盘上的数字不停的跳跃着。

看着任枫阴沉的面色,李琳琳张了张嘴又合上。

她仿佛从对方的眼神中,看到了压抑着的愤怒、狂暴和无尽的杀意,李琳琳不由得娇躯一颤,美眸闪过一丝惊恐。

很难想象,一个人的眼神竟然会可怕到这种地步!

她接着向任枫的怀里看去,看到程菲妍胸口插着一把弯刀,上身满是血迹,气若游丝的样子,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这个男人变得如此可怕,原来都是因为这个女人......

没来由的,她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。

任枫并不知道李琳琳心中所想,他掏出手机拨打了沈韵璇的电话。

“喂,任枫,小妍......”沈韵璇带着哭腔说道。

任枫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,对着手机吼道:“菲妍被刀伤到了心脏,你赶快联系华宇医院的医生,让他们准备好手术室!”

电话那头的沈韵璇愣了一下,而后焦急道:“小妍怎么回事?!”

“没工夫解释,你赶快联系医生!”任枫说完,直接挂掉了电话。

法拉利驶入了另一条公路,车辆陡然增多,任枫却没有减速的意思,相反,他油门猛踩,继续加速。

看着仪表盘上显示的300,李琳琳俏脸煞白,“你想死吗?!这里车子这么多!”

然而任枫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,目光直视前方,手里的方向盘来回的转动,法拉利不停的变换着车道。

这在电影里才会出现的飙车场景,让李琳琳亲身体会到了,然而她却没有感受到一丝的刺激,全身上下都紧绷着,小脸煞白。

这时,车辆左拐,任枫仍然没有减速的意思,狂暴的冲了过去,眼看着就要撞在对面护栏上,仅剩一米的距离,任枫两手方向盘猛打。

嗞......

轮胎摩擦地面,发出巨大的噪音和耀眼的火花,一个漂亮的漂移驶过了拐弯处。

呼!

李琳琳长长的舒了口气,俏脸毫无血色,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。

刚刚只差零点几秒,两人就要车毁人亡!

她紧张的掌心已经布满了汗水,这种距离生死边缘的感觉,她还是第一次体验。

不得不承认,这个男人的车技,真是恐怖!

然而,李琳琳却出奇的沉默,没有制止任枫几乎是自杀的举动,因为她知道,为了怀里的女人,这个男人已经堵上了性命。

不过,自己这算是舍命陪君子吗?

李琳琳摇摇头发出一阵苦笑。

很快,华宇医院到了,任枫打开车门,身体犹如闪电一般窜了出去。

门口早已经有医生在等待,看到任枫,医生迎了上来,“您就是任枫先生吧......”

他的话刚出口,任枫面无表情道:“手术室在哪里?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