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陈少谬赞。”程菲妍谦虚道,语气十分冷淡,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。

陈天来没有在意,脸上依然堆满了热情的笑容,然而他的余光瞥到程菲妍的小蛮腰上,目光阴沉了下来。

在他的心里,程菲妍早已经是他的禁脔,任何人都不能染指,而现在,这个叫任枫的家伙,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搂程菲妍,真是找死!

尤其是他调查到,任枫和程菲妍已经同居了,这让陈天来愈发的恼火,虽然他不认为两人之间会有什么,但是孤男寡女一个房檐下,即便是他都不能不多想。

所以,这个任枫不能留了!

按下心头的怒火,他脸上带着一抹笑容道:“这位就是任枫吧,真是幸会。”

“陈少客气了。”任枫淡然道,他同时也打量着陈天来,作为陈家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,对方果然不一般,器宇轩昂,完全不是那些纨绔子弟能够比的!

而且,对方现在心里指不定对自己有多恼火,却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,就这份养气的功夫,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!

不过,很不幸,他遇到了自己!

“有个问题我想问下陈少。”任枫面无表情。

陈天来愣了一下,微笑道:“任先生请说,我绝对知无不言。”

“有人想要撬我的墙角,而且对方权势极大,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
听到这话,陈天来目光一沉,这个家伙是什么意思?!这是向自己表达他的不满吗?!

“呵呵,任先生,以我之见,女人就如同珍宝一般,能者居之,如果自己没有那个能耐,还是趁早放手的好,免得搭上自己的性命,你说对吧?”陈天来笑呵呵道,话里充满了威胁的意味。

任枫像是没有感受到一般,点点头道:“陈少说的确实有点道理......”

真是个废物!还以为他是在挑衅自己,原来是变相的认怂!

陈天来心里一阵不屑,正要说话,任枫继续说道:“我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能者,如果有人想要撬墙角,最好自己掂量一下,免得搭上自己的性命,你说对吧?”

以彼之话,还施彼身!

任枫的话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,犹如惊雷一般,轰响在他们的耳边。

这个家伙疯了吗?他竟然敢威胁陈天来?!

场上顿时一阵寂静,众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。

陈天来再也无法保持冷静,脸色阴沉的能够滴下水来。

作为陈家的继承人,从来没人敢这样和他说话,眼前的这个家伙,是第一个!

狂妄!

陈天来拳头紧握,就要发作出来,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旋即松开,阴森森的笑道:“呵呵,任先生,希望你能玩好吃好,免得菲妍怪我我招待不周!”

他在招待两字上加重了语气,而后拂袖而去。

众人看到这一幕,眼球碎了一地。

这样就完了?!

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陈天来吗?他竟然能够忍得下去?!

一时间,众人心里重新估量起任枫的价值。

看着陈天来远去的身影,程菲妍秀眉紧蹙,美眸充满了忧色,以她对陈天来的了解,对方可不是什么宽宏大量之辈,任枫在众人面前落了他的面子,他却硬生生的忍了下来,这太诡异了!

“任枫,你先走吧,我怕陈天来等下对你不利!”程菲妍抬头看向任枫。

后者撇撇嘴,浑然不在意道:“妍妍,不是我说你,你这可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,区区一个陈天来,根本不够看的!”

话里充满了浓浓的自信,让程菲妍接下来的话都被堵在了嘴里,她实在不知道,任枫哪里来的自信。

唉,走一步看一步吧,不管怎样,都要护的任枫周全!

两人朝着人群走去,不少人过来程菲妍打着招呼,其中还有人和任枫攀谈几句,显然刚才的事情,让任枫在他们心中的份量加重了不少。

程菲妍本来还有些担心,这种场合任枫会应付不了,可是结果令她刮目相看,任枫谈吐不凡,尺度把握的相当好,让人如沐春风。

看着任枫棱角分明的侧脸,程菲妍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这个家伙,到底有什么能难得住他吗?!

不远处的角落,一个阴毒的目光看了过来,正是乔山。

他没有想到,上次殴打自己的家伙竟然也被邀请了,而且还是和程菲妍一起来的?!

这让乔山妒火攻心。

那个马尾辫美女也就算了,程菲妍是怎么回事?!这可是连陈少都垂涎三尺的女人啊,竟然被这小子拔了头筹?!

妒火掺杂着怒火,让乔山眼中阴毒愈发的浓郁,他目光闪烁,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。

宴会很快的开始,众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笑着,碰杯声不时响起,空气中弥漫着奢华的气息。

而后灯光暗了下来,聚光灯把舞池点亮,悠扬的舞曲飘荡在空中。

不少清纯靓丽的美女步入舞池,翩翩起舞,展示着自己傲人的身姿,当然,她们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陈天来。

看着这一幕,任枫突然来了兴致,他放下手中的餐具,来到程菲妍的身边,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